一個村支書的“利益同盟”
發布時間: 2019-12-25 11:47:46 整理發布: fanfuchanglian 點擊: 414

——江西鷹潭貴溪市塘灣鎮塘灣村黨支部原書記龔京珍等違紀違法問題剖析


“放我一馬吧,我愿意拿出200萬買個平安。”面對紀委調查組的談話,他沒有如實交代問題,還想逃過“此劫”。這位妄圖用錢收買調查人員的,正是江西鷹潭貴溪市塘灣鎮塘灣村黨支部原書記、人稱“龔保長”的龔京珍。

2018年12月,龔京珍因違紀違法問題被開除黨籍,并受到法律嚴懲。與他一同被查處的,除了塘灣村3名村干部,還有貴溪市及轄下塘灣鎮的38名黨員干部。

 

龔氏“一言堂”,村委會成私人領地

擁有400多年歷史的貴溪市塘灣鎮,是江西省首批歷史文化名鎮和省重點建設集鎮。近幾年,政府對其升級改造的投入較大,項目工程涉及資金8000多萬元。位于集鎮所在地的塘灣村也因此享受到改革紅利。

從1996年起,龔京珍就一直在村委會工作,做過3年村委會主任、14年村黨支部書記。做事有能力、有魄力,是不少村民對龔京珍的評價。

“在他的帶領下,近十年來,村里的困難群眾幫扶、民政救助、新農村建設等各項工作都開展得有聲有色。村小組之間的通村公路也比其他村委會建設得早、建設得好,得到村民的認可和肯定。”辦案人員介紹。

上聯黨和政府,下聯千家萬戶,龔京珍起到了連接基層政府與群眾的橋梁作用。然而,能力和魄力的另一面,龔京珍居功自傲起來,不僅目中無人,而且還表現出對黨紀國法的漠視。

“上級有項目我能拿得到,有檢查也能擺得平”,龔京珍常常向人吹噓他打點走動、公關項目的“成功”經驗。他還漸漸萌生了這樣的想法:自己做了這么多事,多吃一點、多拿一些是應該的。

村民周某介紹說,2010年前后,領取低保、撫恤金、補助時,龔京珍開始根據數額大小,收取一定的好處費。有一次,龔京珍說可以幫他辦2000元的惠民補貼,要他拿出500元的煙酒“表示表示”,否則就不給辦補貼。

2011年,剛到任的村委會會計詢問一筆經費開支情況,龔京珍眼睛一瞪:“這錢怎么用你不用管,你只管簽字就好!”像這樣,資金使用、項目建設、低保評定等工作,都由他一個人說了算。

龔京珍還收買一些社會閑雜人員充當“馬仔”,打擊報復那些與他爭利或“不聽話”的人。沒有龔京珍點頭或不與他合伙,項目即便開了工,也會受到干擾阻撓,無法順利施工。整個塘灣村儼然成了龔京珍的天下。

“龔保長”的所作所為,村民都看在眼里,但敢怒不敢言。2017年10月至2018年5月,貴溪市紀委調查組對龔京珍問題進行初核,幾位使用化名的舉報人一度拒絕與調查人員見面。調查組來到塘灣村走訪時,許多村民都繞道走,對所知情況閉口不談。這名帶領村子興旺發達的“領頭羊”,早已演變為村民懼恨的“一霸手”。

 

沆瀣一氣,村干部聯手瓜分項目資金

“跟著龔京珍有肉吃”,漸漸地,一些村干部和龔京珍形成了“你撈我也撈”的利益共同體。

“我們塘灣村是集鎮中心。這幾年,新農村建設、城鎮升級改造有好多工程,鎮里會給他項目。有項目就有錢,有時候錢沒用完,我們就分了……”一名被處理的村干部坦言。

從2012年開始,龔京珍伙同村委會主任徐才生、村黨支部副書記王元福和下排組理事長韓小輝,利用掌握相關事權、財權的便利,把工程項目和財政補貼變成“搖錢樹”。每次項目和補貼來了,他們就感覺“發財的機會來了”。

2018年春節前,“為了過個好年”,龔京珍等四人商議平分了下排組新農村建設工程結余的33萬元資金。后來,他們又偽造渠道維修工程,套取資金56383元,用于塘灣村委會接待、“走訪”開支,龔京珍則將未用完的31075元據為己有。

即使被發現違規領取補貼,他們也不主動上交,反而偽造工程,套取其他項目資金用以上繳違規款項。

“2015年上半年,鷹潭市審計局對我們村審計時,說我們有3萬多違規補貼,鎮里要求退,我們四個干部每人要退8400元。當時,我召集領了錢的干部開會,有人提議,貴溪市林業局馬上要下撥綠化資金,咱把這筆錢套出來交上去。大家對這個提議都同意。”龔京珍向調查組交代。

不久后,塘灣村委會收到了貴溪市林業局撥付的育林基金、植被恢復費等省級財政專項資金7.5萬元。龔京珍偽造村委會院內綠化工程將資金套出并轉入個人賬戶,他取出33600元用于上交違紀款,余款41400元裝入自己口袋。事實上,村委會院內綠化工程早在2014年就建好了。

就這樣,龔京珍等四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一次又一次侵占套用項目資金,共同貪污公款167萬余元,龔京珍本人則挪用公款226萬余元。

 

利益均沾,錢財打開“便捷通道”

龔京珍肆無忌憚侵占挪用國家項目資金的背后,是一個個被他“擺平”的塘灣鎮主要領導干部,還有部分貴溪市干部。“錢能開道”是龔京珍肆無忌憚頂風作案的“底氣”。

龔京珍一個不起眼的筆記本上,清楚地羅列著他“打點”市、鎮干部的記錄,詳細標明了日期、金額、禮品種類和數量。

從塘灣鎮原黨委書記(已被留置)、原鎮長(已被雙開),到新村辦主任、集鎮辦主任、財政所所長等,再到貴溪市科技局、國土局、交通局等單位的干部,龔京珍將市、鎮干部們“吃得死死的”。逢年過節、婚喪嫁娶,他都要送去各式各樣的“物質問候”。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2013年至2015年間,塘灣鎮原常務副鎮長費平行在老街下水道項目、中街項目、古街項目中主動給予龔京珍關照,收受1.7萬元。該鎮原紀委書記邵宏建則多次收受村委會禮金及土特產,對龔京珍在項目建設中的違紀情況屢屢“高抬貴手”并幫助村委會規避檢查……

通過利益輸送,龔京珍與市、鎮的一些干部結成了盤根錯節的關系網。辦案人員介紹,因為“走動”頻繁,龔京珍和塘灣村村委會在項目建設各個環節暢通無阻。一來二往,有些鎮干部知道龔京珍“有恩必報”,甚至主動幫他,積極加入到這個“利益共同體”中。

2017年,塘灣村在新農村建設項目中申報了65戶。鎮新村辦主任周清華見到報表后告訴龔京珍,每個新農村建設點下撥資金30萬元,65戶只能申報一個點。如果多申報幾戶,就可以按兩個點算,多得30萬。在周清華的“幫助”下,新農村建設戶數由65戶變成了85戶,他也收受賄款2.51萬元。

最終,龔京珍因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反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生活紀律被開除黨籍;犯貪污罪、職務侵占罪、行賄罪、挪用資金罪等,數罪并罰,合并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130萬元。村干部王元福、徐才生、韓小輝犯貪污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兩年零兩個月至兩年零四個月不等、緩刑三年,并處相應罰金。涉案的其他38名黨員干部則因收受禮金、履責不力等受到不同程度的黨紀政務處分。

 


西甲积分榜最新